<menu id="ykyue"><menu id="ykyue"></menu></menu>
  • <nav id="ykyue"><strong id="ykyue"></strong></nav>
  • <xmp id="ykyue">
    <nav id="ykyue"><code id="ykyue"></code></nav>

    首頁>委員風采

    聆聽張占斌

    2021-07-06來源:人民政協報
    A- A+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張占斌簡介:

    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現任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馬克思主義學院院長,兼任國務院學位委員會學科評議組成員、國家社會科學基金經濟學評審組專家。教授、博士生導師,經濟學博士后。曾在英國約克大學經濟系、法國國立行政學院等訪學進修,入選過國家四個一批和萬人計劃領軍人才。

    雖然早已著作等身,但全國政協委員、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馬克思主義學院院長張占斌接受采訪時從來不掉書袋。不了解他的人,乍一聽見我們的對話,還以為是兩個熟人在嘮閑嗑;了解他或試圖了解他的人會有種感覺:他試圖用我們今天熟悉的語言邏輯和案例,將已經被烙下“深奧”印記的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化、時代化、大眾化相結合。

    “馬克思當年以多個筆名給《萊茵報》投稿,有一些就沒收入第一版的《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有一次我帶隊訪問馬克思故鄉德國古城特里爾市,那里的同行說他們正在整理出第二套《馬克思恩格斯全集》。困難很多,光是判斷《萊茵報》上哪些稿子是馬克思的,他們就費了不少力氣、想出很多主意,來認定是不是馬克思的稿子。比如要看稿費是不是寄給了他,或者看馬克思與他人通信的內容,有時還要和馬克思筆跡等進行核對……”這是張占斌式的開場白。

    在他看來,時代總跑得太快。而作為時代的靜脈,理論也永不凝澀,即便你暫時覺得讀不懂她,從某種角度看,你正在創造她……

    真理不是一筆寫就的

    真理是一筆寫就的嗎?不是。

    這或者就是以張占斌為代表的一群人,從少年開始研究理論,數十年如一日地,為黨和國家孜孜不倦地梳理著從哪里來、到哪里去脈絡的原動力。

    “理論有力量,她能指導實踐;實踐有力量,她能引領理論創新。”用張占斌的話說,這是個神奇的過程。而為了讀懂、弄通她們之間的聯系,35年前,張占斌做出了一個人生決定。

    1986年,24歲的張占斌碩士研究生畢業,從東北來北京找工作。那時碩士研究生還不多,與其說找工作,不如說他是在選工作。在此之前,中央統戰部、中國人民大學、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央黨校好幾個單位都向他投來了橄欖枝。

    結果,張占斌工作的第一站,落在了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時任中國社會科學院院長的胡繩,兼任著這個研究室的主任。

    “求學時代的您,設想過自己會在相當長一段時間里搞理論研究嗎?”采訪伊始,我禁不住問了這個問題。

    “不只是設想,而是很篤定地這樣走下去。”張占斌說,他看到眾多理論影響實踐的案例,認為理論是“舵”,能做個理論工作者,神圣光榮。同時他也看到,理論工作者的數量在相當長的階段里是欠缺的。

    在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張占斌被分到“文化大革命”和新時期組做研究。在這里的6年中,他重點關注體制改革的研究,看了很多重要文件和歷史檔案,也參與了不少重要工作,包括體制改革研討等,就連“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這個提法,也是他參與的起草班子比較早地研討歸納出來的。用張占斌的話說,那時年輕,他本人還沒有什么貢獻,但跟著大家學本事,議論一些黨和國家重大改革問題,受到的啟發是刻骨銘心、一生受用的。

    把理論說清楚,干事就會順暢。如果理論堅定,實踐就會一往無前。隨著社會不斷向前,理論也需要與時俱進。

    “比如從1840年以后,中國社會的主要矛盾就改變過好幾次:先是帝國主義與中華民族之間、封建主義與人民大眾之間的矛盾;然后是落后的農業國與先進的工業國之間、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要與落后的社會生產之間的矛盾;黨的十九大以來,我國社會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張占斌說,這充分說明,社會在矛盾中前進,通過矛盾的不斷解決而實現社會發展。

    而對社會矛盾變化的不斷認知,也為我們黨和國家的不斷前行帶來了新的養分。

    “事實上,馬克思連自己的原話也是經常修改的。比如,馬克思對資本主義也有肯定的一面,認為其推翻了舊制度、解放了生產力。在大范圍創造財富、促進資本全球化方面,馬克思對其也有很高的正面評價。但也就在這一過程中,馬克思看到,資本主義的本性就是不斷掠奪與擴張,歐洲不夠用了,還要跑到亞洲來;勞動力不夠用了,就要不斷找人干活。而馬克思、恩格斯正好趕上資本主義對外大舉擴張的時期,他們看到了資本家對工人所采取的延長勞動時間、增加勞動強度以榨取其剩余價值。當這些已不再是孤立現象,而成了制度問題,馬克思有個判斷,那就是未來工人階級會團結起來進行反抗。他認為在資本主義從誕生到發展到一定階段之后,就會誕生社會主義。”在張占斌看來,量的積累,會帶來質的飛躍。當然,馬克思這一結論絕不是拍腦袋得出來的。

    馬克思主義之所以行,與其科學性密不可分。

    比如,在哲學層面,歷史唯物主義揭示了人類社會的發展規律,受壓迫的一定會反抗;

    比如,在政治經濟學范疇,只要細心研究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以及與之相適應的生產關系和交換關系,是一定能深刻分析出資本主義生產過程及其內在矛盾的,再加以科學論證,社會主義代替資本主義的歷史趨勢就是必然的;

    再比如,在科學社會主義領域,馬克思既尊重社會發展的一般規律,又尊重無產階級人民群眾的歷史主體地位,從而確定了符合客觀規律的最終歸宿——共產主義??茖W社會主義要實現社會生產力的解放,在生產力不斷發展的過程中消滅剝削和階級,最終實現人的自我解放。這個自我解放的過程,靠資本主義“自發”地漸變成共產主義是不可能的,必須要靠無產階級的斗爭來換取,這體現了科學社會主義科學性和革命性的統一。

    “在中國,科學社會主義展現出強大的生命力。中國共產黨帶領人民找到了真正屬于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科學道路,拓展了發展中國家走向現代化的途徑,給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發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獨立性的國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選擇,為解決人類問題貢獻了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在張占斌看來,科學道路的路徑選擇同樣是斗爭的結果。

    社會主義不是要受窮的

    1987年4月的一天,鄧小平在接見外賓時指出:“搞社會主義,一定要使生產力發達,貧窮不是社會主義。我們堅持社會主義,要建設對資本主義具有優越性的社會主義,首先必須擺脫貧窮。”

    這是后來關于社會主義的本質“是解放生產力,發展生產力,消滅剝削,消除兩極分化,最終達到共同富裕”這一論斷的直觀、簡潔而又深刻的概述。

    這是時代之潮,更是人民之盼。

    “社會主義不是要受窮的。馬克思認為,社會主義是資本積累到一定階段才能實現的,而中國是從半封建半殖民地社會發展到社會主義社會的,這是對馬克思理論的突破。換句話講,馬克思當年指的方向是對的,各國怎么實現要靠自己摸索。”張占斌記得,“以前有人到歐洲一些國家,看到人家的生活,的確有點羨慕;出國回來有指標,可以把國外的電器帶回來,回來也挺有優越感?,F在我們可不用羨慕別人了,我們的很多東西都‘出海’了。”

    我一直很好奇,為什么張占斌對經濟現象抱有極大的研究分析熱情?張占斌說他一直有個心愿:通過對不同關注點的解讀分析,記錄中國是如何一步步站起來、富起來和強起來的。

    比如,他會從政治經濟學角度,分析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遵循與抓手,如何從經濟大國走向經濟強國。

    通過調研總結,再調研再總結,張占斌認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實質,是政府與市場關系的再平衡,核心是深化改革,要還權于市場、企業與社會,通過放松管制、減稅降費、減少政府對經濟的干預等,發揮好市場配置資源的決定性作用,進一步釋放經濟社會活力,保持經濟持續增長。

    “當然,也要進一步深入推進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推動政府職能從注重事前審批向注重事中、事后監管轉變。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主戰場,則是釋放要素市場的活力。要全面激活勞動、土地與自然資源、資本、制度、創新這五大要素,提高經濟增長的內在質量。調整人口政策,從控制人口數量轉向實施人力資本戰略。推動土地制度改革,建立城鄉統一的土地流通制度。深化金融改革,推動金融資源更多投向實體經濟。實施創新驅動戰略,建設創新型國家。”張占斌期待,人們能夠深刻理解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方位坐標。

    2018年底,國家發展改革委等11部門明確2020年底前完成全部“僵尸企業”處置工作。這意味著“僵尸企業”的全面出清工作已到了最后攻堅階段,并關系到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能否實現實質性突破。

    而通過對某省排查的第一批681戶“僵尸企業”進行分析,張占斌發現這些企業有5個共性“毛病”:處于產業低端;所在行業產能普遍過剩;資產負債率高企、連續虧損、不具備償債能力;債務和風險暴露大多體現在銀行信貸;擾亂市場秩序,形成對政府的“勒索性綁架”。

    同時,地方政府在處置“僵尸企業”過程中存在“本領恐慌”——對這些企業的識別標準,脫離了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初衷;職工安置“如履薄冰”欠缺系統性,錢、地、歷史問題約束導致“拖字訣”屢見不鮮;對“破產”兩字噤若寒蟬。“我當時就和地方政府的同志說,‘僵尸企業’處置作為政府引導下優化資源配置的市場行為,不僅是我國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必然舉措,也是世界各國優化企業治理、發揮政府在經濟中重要作用的通用探索。建議他們一定做好制度配套,部門協同、政策對接,分類推動‘僵尸企業’入土為安或起死回生。”一次調研或發言背后,張占斌往往要尋遍各國、各地政府在解決這一問題時的經驗與教訓。

    再比如,結合現階段任務挑戰,他建議相關各方應穩妥應對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時代大考。“聚焦鄉村振興戰略,資源要素要向農村流動,需要借助一些實現形式。引導市民下鄉、能人回鄉、企業興鄉不能光靠嘴宣傳推進,還是得營造更適宜的要素市場。”

    在張占斌看來,對于整體經濟發展水平已處于工業化后期的發達地區來說,城市要素進入農村所需要的條件也必然相對較高,急需與現代產業融合相銜接的農村硬件基礎設施比如氣、電、網、商、運、醫,也需要克服工商資本下鄉與民爭利的矛盾。要實現城鄉資源要素融合與共生,最重要的前提是共生利益的分配機制,比如創造條件讓農民積極參與,同時完善制度讓農民得到合理回報。

    搞理論不是建空中樓閣

    從事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的人,既要懂馬克思,還要懂批評馬克思理論的那些人的理論,更要懂馬克思理論在現階段的應用。

    “可以說,合格的理論研究者,日常工作異常辛苦——很多人坐了一輩子冷板凳,也沒有顯赫名聲;而有些人出于生計急于變現,現學現賣。我愿意坐冷板凳,也愿意走出書齋,從各行各業找切入點,去考量中國共產黨為什么能、馬克思主義為什么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為什么好。”用張占斌的話說,雖然很多人都有共產主義信仰,但不能要求所有人都是共產主義的研究者。

    “這件事需要有專人來干,我就是干這個的。原來在國家行政學院的時候,我在經濟學部當主任。2018年中央黨校和國家行政學院合并之后,組織上安排我擔任馬克思主義學院院長。”

    2015年12月11日召開的全國黨校工作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在講話中特別指出:“中央批準中央黨校成立馬克思主義學院,就是堅持黨校姓‘馬’姓‘共’之舉。”中央黨校積極貫徹落實總書記的指示精神,于當年12月26日即正式成立了馬克思主義學院。

    “習近平總書記親自提倡成立馬克思主義學院,充分體現了黨中央對發揮黨校作用獨特優勢的重視和期待,是對全國所有馬克思主義學院的最大鼓舞和鞭策。黨校姓黨,馬院姓馬,馬院要重點解決的是當代問題。我經常鼓勵我們的研究者,要把更多精力放在研究現實問題上來,要放到深化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上來。比如公有制與非公有制,說了這么多年,依舊是個復雜問題。我個人認為,公有制經濟與非公有制經濟將長期并存,只是發展到一定階段,其表現形式會發生變化。民營經濟以產品和服務快速回饋社會、快速滿足人民生活、穩定就業和發揮鯰魚效應推動國有經濟發展方面,發揮了重大作用。如果沒有民營經濟存在,國有企業可能不會發展得像現在這樣好。比如浙江民營經濟有活力,而國有企業的發展也很好。東北民營經濟不夠活躍,國有企業也是困難重重。要探索兩者的競合關系,誰多誰少,要讓實踐來說話。這既是經濟問題,也是發展社會生產力的具體實現形式。”張占斌既是理論工作者,也常常被稱為經濟學家。

    純談理論,老百姓不感興趣。張占斌也說,相比學貫中西、通讀古今,對剛剛發生的問題加以點評看似容易一些,但他還是希望更多的年輕學者,立大恒心,下大功夫,向馬克思、恩格斯等經典作家學習,努力寫出高水平的理論巨作。

    “我們的理論研究水平能力,與快速更新的社會變革之間還存在差距。很多問題,理論引領不到位,實踐也容易出現彷徨。比如過去國家給制造業用于研發的經費,一是總體偏少,二是不好花甚至花不出去,這暴露了科研管理系統存在的問題,科研人員前期研發是很苦的,如果因為科研走不到成果轉化這一步,就不對前期研發者進行鼓勵,就會導致很多研發人員坐不住冷板凳,離開實驗室;再比如,要正確理解放管服與依法行政之間的關系。中央給的政策有些是有彈性的,但如果這種彈性到地方上層層加碼,很可能就走樣了。”這是張占斌的肺腑之言。

    作為“書香政協”——“見證改革開放”讀書群的群主,張占斌也有自己的枕邊書——

    “對《毛澤東選集》,我就非常感興趣,這本書是解決中國現實問題的。毛澤東在干事業的過程中,不斷進行著理論升華;《鄧小平文選》也是,有著強大的理論支撐;《習近平談治國理政》,我讀完也覺得非常受益。”

    張占斌同時認為,現在的年輕人趕上了做理論研究的好時候:“早些年搞理論研究容易‘碰線’,現在很多大學都設有‘馬院’,大家做研究既有氛圍、更有出路。很多年輕人對理論研究是真喜歡,也發現了很多門道,對于這些年輕人,我也是發自內心的喜歡。當然,這也需要社會持續創造一些條件,向理論研究者傾斜。令我感到高興的,是很多國企負責人在多年實踐后,也會回頭去找原著來看,更深刻地思考問題。實踐加原著,對進一步總結經驗是很有好處的。”張占斌這樣說。

    當采訪變成了一節精彩的理論大課,我們不期待下課鈴響起。

    (記者 崔呂萍

    版權所有: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 京ICP備08100501號

    網站主辦:全國政協辦公廳

    技術支持:央視網

    中文字字幕在线精品乱码
    <menu id="ykyue"><menu id="ykyue"></menu></menu>
  • <nav id="ykyue"><strong id="ykyue"></strong></nav>
  • <xmp id="ykyue">
    <nav id="ykyue"><code id="ykyue"></code></nav>